1. <dl id="gaojh"></dl>

        <dl id="gaojh"></dl>
      1. 首頁> 行業資訊> 圍堵中國,布拉格提案是“瓦森納協議2.0”?

        圍堵中國,布拉格提案是“瓦森納協議2.0”?

        來源: 芯扒客 2019/5/6 瀏覽量:1621 關鍵詞: 布拉格提案 瓦森納協議 5G

        5G是一個新時代的革命起點,每個國家都企圖在這場賽跑中處于領航位置,爭分奪秒的競爭!美國更是不折手段、想方設法的摧殘中國5G之路,深怕中國的“經脈”逐步擴散到各個國家,各個領域,不可分割。今年年初,美國以存在“銀行欺詐”和“違反制裁令”為由對華為提起了刑事訴訟;4月底,美國以影響“情報合作”為由要求英國拒用華為5G。

         

        國內五一假期未完,美國又發起了迄今為止,有關5G安全的最高級別政府官方會議《布拉格提案》。

         

        圍堵中國5G“新戰場”——布拉格提案

         

        當地時間5月2-3日,布拉格5G安全大會在捷克首都召開,來自歐盟、北約,以及美國、德國、日本和澳大利亞等32國以及4個全球移動網絡組織的代表參加了這一會議。作為5G的重要建設者,中國未獲邀參加上述會議。

         

         

        《布拉格提案》主要指出,網絡安全不僅是一個技術問題,還應該考慮第三國政府影響供應商的“整體風險”,5G網絡將在全世界范圍內實施,保護各國電信基礎設施免受網絡威脅至關重要,各國必須對5G網絡的可靠性和安全性持有最高程度的信任。網絡安全不能被視為純粹的技術問題,一個安全、可靠和有彈性的基礎設施需要適當的國家戰略、健全的政策、全面的法律框架等。如果因安全需要,各國的5G應該容忍增加成本。

         

        上述“布拉格提案”顯然是針對中國企業的。這些網絡安全官員正在為中國電信公司“量身訂做”一些條件,讓后者無法滿足這些要求,進而將中國公司排除在外。言簡意賅表明:“其他方面他們不認可,他們就認為中國公司的技術就不安全。”

         

        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主席派(AjitPai)在會上指出,5G安全決策需有“更長遠的考慮”,而不是在廉價部件上省錢,“因為5G將對我們的軍隊、我們的產業、我們的關鍵基礎設施(從港口到電網)、我們的企業家等等產生根本性的影響。

         

         

        西方某國企圖通過拉攏盟友、制定規則,推動關于高新科技創新及應用領域的國際規則制定和全球治理議程,掌控治理主導權與規則制定權,排擠打壓競爭對手,試圖把討論擴大到一個應當由全體西方文明參與的平臺。

         

        從目前來看,全球5G部署在即,荷蘭、奧地利、比利時、捷克、法國、德國、希臘等國都準備今年拍賣5G牌照,華為是該行業強有力的競爭者。

         

        外界分析認為,“布拉格提案”發布后,雖然沒有禁止華為參與競標,但只要中方不改變其國家治理模式,華為永遠也無法達到標準,這對華為與中方來說,無疑是致命一擊。

         

        “殺人不見血”說的也不過如此吧。

         

        96年的《瓦圣納協議》,同一種扼殺?

         

        《布拉格提案》讓筆者不禁想起了96年的《瓦森納協議》,同樣是企圖限制中國發展的陰謀。

         

        這一切都要從當年的冷戰時期說起。

         

        二戰結束以后,美蘇兩個陣型進入了冷戰時期。由于當時在美帝及其同盟眼里,蘇聯及其盟國都是邪惡軸心。為了防止蘇方陣型發展高端武器,在美國提議下,包括美國、英國、日本、法國、澳大利亞在內的十七個國家于1949年11月在巴黎成立了一個叫做巴黎統籌委員會(簡稱巴統)的組織。

         

         

        這是二戰以后西方發達工業國家在國際貿易領域中糾集起來的一個非官方的國際機構,目的是是限制成員國向社會主義國家出口戰略物資和高技術。列入禁運清單的有軍事武器裝備、尖端技術產品和稀有物資等三大類上萬種產品。

         

        由于諸多考量,于1952年中國被正式列入管制的范疇,限制軍事武器裝備、尖端技術產品、稀有資源等三大類共有上萬種產品流入中國。很多設備以及技術被國外列入禁運范圍,中國的科技發展走了不少彎路,磕磕碰碰的不斷前進著。隨著中美建交,冷戰結束,歐美等國家垂涎中國龐大的勞動力和便宜的人工,于是放寬了對中國的禁運,隨著1994年4月1日冷戰時期的協會解散,一條更加嚴苛的協定來了——《瓦森納協議》。

         

         

        《瓦森納協定》擁有33個成員國,其中17個曾是“巴統”組織的成員國,歐盟27個成員國中已有21個簽署了《瓦森納協定》。

         

        而中國、伊朗、利比亞等均在這個被限制的國家名單之中。

         

        《瓦森納協議》的禁用設備有:軍民兩用商品和技術清單,涵蓋了先進材料、材料處理、電子器件、計算機、電信與信息安全、傳感與激光、導航與航空電子儀器、船舶與海事設備、推進系統等9大類;軍品清單,涵蓋了各類武器彈藥、設備及作戰平臺等共22類。

         

        歐盟理事會還在2000年通過了《1334號法令》,將《瓦森納協定》的機制貫徹到歐盟高科技出口貿易方面,歐盟《1334號法令》確定的控制出口清單同《瓦森納協定》沒有太多區別。

         

        對于不在清單上的項目,如果被認為與核、生、化武器的生產、儲存、試驗、操作、維護等有關,或接受國正接受武器禁運,也必須取得授權。

         

        《瓦森納協定》雖然允許成員國在自愿的基礎上對各自的技術出口實施控制,但實際上成員國在重要的技術出口決策上受到美國的影響。

         

        在中美高科技合作方面,美國總是以其從安全戰略考慮,嚴格限制高技術向我國出口。中美兩國雖然在能源、環境、可持續發展等領域科技合作比較活躍,但是在航空、航天、信息、生物技術等高技術領域幾乎沒有合作。

         

         

        奈何美國是全球唯一的超級大國,歐盟及其成員國在各當面都受制于美國。

         

         

        從芯片設計、生產等多個領域,中國都不能獲取到國外的最新科技。

         

        將時間推回到2011年,當時的全球半導體前15大設備供應商,他們當中全部都是受到《瓦森納協定》限制,這樣中芯國際就買不到最先進的制造設備。

         

        Intel、三星、臺積電2015年能買到ASML10NM的光刻機。而大陸的中芯國際,2015年只能買到ASML2010年生產的32NM的光刻機。5年時間對半導體來說,已經足夠讓市場更新換代3次了。

         

        除了不能買到最新的設備以外,受到瓦爾納協定的影響,華裔工程師還不能進入到歐美等知名半導體公司的核心部門,防止技術泄露。

         

        可想而知,在這種種近乎“扼殺”的限制下,中國科技能頑強的發展到今天的地步,實屬不易。美國野心,昭然若揭,而今的《布拉格提案》企圖提出一個華為永遠無法達到的標準來扼殺中國的發展,試圖把討論擴大到全體西方文明參與的平臺,共同扼制中國科技發展。這是否是瓦森納協議2.0版本?

         

        中國已非往昔,《布拉格提案》也不是《瓦森納協議》

         

        曾經的中國屬于弱國,被動就會挨打是個不爭的事實。

         

         

        隨著中國人民的刻苦鉆研,在5G領域終于有了可以說話的權利,在世界的成就也是有目共睹的,中國在發展,《瓦森納協議》已經逐漸失去原有的威力,因此筆者個人認為,《布拉格提案》不是《瓦森納協議2.0》,瓦圣納協議是封鎖先進技術流入中國,而布拉格提案是封鎖中國先進技術(5G)流入其它國家。出發點不同,客觀環境不同,最終再次證明中國通信技術的飛速發展,已經在5G等領域超越了發達國家水平。

        下一篇:

        手機攝影如何比肩單反?光學傳感器巨頭ams為你解惑?
        先锋影音源资2019